什么来汇报,这是借故溜号吧这家伙果然是个贼

尤其是打头的,还是一个穿着国军上校军服的胖子。
 
    这一幕,惊爆了所有习惯了大官就得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们的眼球。
 
    蔡廷锴带来的上校团长们大多目露不屑。
 
    排除他们本身对刘浪这种无耻的大肆挖角行为就大为不满,在大多数人看来,刘浪这种行为就殊为不智。不论从那方面来说,都没任何好处。
 
    本身胖的就像猪,还敢和士兵们比跑步,跑输了,在以强者为尊的军营,那自然是威信扫地。就算是胖出了奇迹跑赢了,那又能怎么的?一个会跑步的团长有什么用?逃跑的时候跑到全团的前面吗?一个率领数千人的主官,他的最大作用就是在沙盘上运筹帷幄,而不是,和一帮大头兵们在这儿傻乎乎的跑步。还什么跑到动不了为止,恐怕,4000多人里面,最先退出的就是你这个死胖子吧!
 
    相对于高官们的不屑,围观的吃瓜观众们却是大为兴奋,纷纷大声呼喊着给这位不一样的胖子长官加油助威。
 
    4000多名官兵们虽然很是诧异,但从他们的实际行动来看,更多的是兴奋。未来的团座大人能和他们一起跑步考核,如果跑赢他,这个牛,能吹几十年了。
 
    4000多人一起奔跑,气势还是很足的,轰隆隆的脚步声震的小镇上一阵鸡飞狗跳。
 
    听着身后的动静,刘浪微微一笑,这样的经历,他在以前当小兵的时候,可没少经历过,他那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跑赢那个扛着上校军衔恶魔一般的教官,虽然直到看到教官的头颅被送回来,他也没实现。
 
    教官,你相信我,在这个时空,我也会像你带着我一样,带着他们,去守护我们曾经对着军旗发誓要守护的东西。
 
    刘浪抬起头,继续坚定的迈出自己的步伐。虽然这具稍显肥胖的躯体不算太强,但他要告诉这些士兵们,有些坚持,不一定只是需要强的。
 
    十九路军大部都是来自中国南部的粤省,身材不高体格也不壮实,但耐力极为出色,在刘浪的带领下,连续两圈,共4000公尺下来,几乎所有的士兵都没掉队,就埋头小步慢跑,反正刘浪也没规定时间。
 
    当然,也有依仗自己身体条件更壮实的北方人,从一开始就发力猛跑,跑到了队伍的最前端,仅处于刘浪的身后。
 
    尤其是当有人无意中看到站在路边一座二层茶楼上观看的一众大佬们了以后。
 
    这次所谓的跑步考核已经不仅仅只是单纯的进独立团拿高薪打鬼子了,更不是拿那5块现大洋的事,这可是关乎到各连队的荣誉问题了。
 
    自古至今,但凡是军队,总会有竞争,各路主官经常会为谁是主力争得面红耳赤。主力不仅仅是象征着荣誉,随之而来的是更高的待遇和装备,装备越好,死的越少,聪明人从来都不少。
 
    包括这样的跑步,自从听说军座以及自己的团长们都在围观,正在跑步中的官兵们在各自部队尉官的带领下以各自连队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互相加油鼓气。
 
    有的是迈开脚丫子一路猛跑,还不时的呼喊着诸如:“61师2团三连的弟兄们跑快点儿,拿到5块现大洋了我请南翔小笼包,所有人使劲整,能整多少算多少。”
 
    听得毛维寿眉头直皱,他身边的一个上校则嘴里不停嘟囔着“蠢货”之类的吐槽。这位没办法不骂想骂人,急行军野外拉练中国军队也练,跑动中体力分配很关键。体力分配的出色的,一天能跑六七十公里,但像这样纯粹出风头猛跑的,不出一圈,就得体力消耗巨大,根据这个直到跑不动的规则,这绝对是要比大部分人先完蛋的意思。
 
    现在几乎十九路军所有的团长都在这儿,自己的兵因为一个跑步就要被淘汰,显然,这太丢脸了。
 
    也有冷静点儿的,带着自己连里的兵调整着呼吸,匀速慢跑。看得楼上他们的团座满面微笑频频点头,这才是有头脑的兵嘛!
 
    看着下面已经跑得泾渭分明的队伍,各位上校团座的心思悄然间有了变化。
 
    “军座,刘团长听说您来了,特地过来给您汇报,人就在下面,您看?”一个副官突然跑上来对蔡廷锴报告道。
 
    “哦?抗这么大个锄头挖墙脚的混球还敢来?让他上来,我看看他的胆子到底有多大。”蔡廷锴眯着眼看着远方奔跑的士兵们,头也不回的说道。
 
    其他各国军高官脸上露出不屑,什么来汇报,这是借故溜号吧!这家伙果然是个贼头,怪不得能立了大功还能活着讨回来。
 
    “咚,咚。。。。。”
 
    刘浪上楼的动静很大,看到刘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楼梯的拐角,然后“啪”的一个立正,“报告长官,通信官刘浪前来报道。”
 
    刘浪用力不小,一脚跺的木质小楼屋顶上的灰尘直扬,一众校官忍不住集体嘴角直抽,心下甚至有种怀疑这胆肥身体更肥的货不会是真的是想把十九路军三万大军都拐走的吧,年久失修的木质楼板本身承载他那身肥肉都困难,这货竟然还加力跺上一脚,这是打算把十九路军全体高层连锅端的意思?
 
    “是。”刘浪又是一跺脚立正。
 
    “刘浪啊!放松点儿放松点儿,咱们不是开军事会议,别搞那么正式。”61师师长毛维寿都有点儿吃不住劲了。
 
    那意思是,你别跺了,跺的老子很害怕啊!
 
    “是。”刘浪轻轻一笑,习惯性猛的抬脚,然后轻轻的落下。
 
    扑你老母。。。。。。。所有将校的心也随之落下的同时,在心里大骂,这绝对是故意的。
 
    刘浪当然是故意的。
 
    各位上校团座齐聚此地,抱着什么心思他那能不知道?无非是来找碴的,刘浪不弄他们一下,那就不是刘浪了。
 
    毕竟,他本身也是个公子哥儿嘛!
 
 第76章 整编(1)
 
    等所有人坐定。
 
    “俞连长,你先来说说,咱们团应该怎么来编制。”刘浪点点头,直接点将。
 
    众人对脸色臭臭的俞献诚投以羡慕的目光。
 
    都是人精,别看刘浪只是一个简单的询问,可这个问题问的不是别的,而是一个团的编制,这么重要的问题,不问他的第一心腹迟大奎,竟然第一个问了俞献诚,这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可就太大了。
 
    难道说,刘浪竟然想让俞献诚当自己的团参谋长?想起现在团仅次于团座的参谋长还没人选,也没听说从外面调人,尉官们看向俞献诚的眼光顿时火辣辣起来。
 
    如果是那样,俞献诚可是连升两级,堂堂中校参谋长,独立团二把手啊!只是,不知道扛着中校军衔的迟大奎会是什么态度。
 
    迟大奎却是脸色不变,端端正正的坐着,对刘浪的所谓的点将第一人似乎毫无所觉。
 
    事实上说迟大奎毫无所觉是假的,但对刘浪的点将没生半点儿怨言是真的。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儿,要是问他一个连或者一个营怎么编制,迟大奎自觉还是能说上一二,可若是让他说一个团,更重要的是从未听说过的独立团,迟大奎想不麻爪都难。这个问题,还是丢给能力更强的俞献诚去回答吧!
 
    能让他指挥一个营,迟大奎就已经很知足了,压根儿没想过当什么参谋长,有那个坑死人不偿命的长官,参谋长?也一并让能力很强的俞连长去当了吧!
 
    所以,这会儿迟大奎心里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俞献诚也是一愣。他不是笨蛋,当然听得出刘浪的意思。只是,刚才跟他针锋相对了半天,他能有那般广阔的胸怀?
 
    “俞连长,别有什么顾虑,你说说看嘛?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刘浪神色温和,鼓励道。